[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 第25章 命运

小说:[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 作者:独钓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1-08 12:58:11 源网站:快眼看书
最新网址:www.botaodz.com
    不过伊藤并未将这件事看的太过严重,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觉得无色之王的提前上线是相对幸运的——能让他在有限的时间里,亲眼鉴定一下这张鬼牌到底如何。

    如果是像先代三轮一言那样的王固然比较省心,但如果新王是如比水流同等模式的恶王,伊藤也有他的运用方式——正好可以用来当做鉴定黑之王的诱饵,毕竟,按照正常的思路,黑之王如果有其他打算,那么,在外面有两个王行动的情况下,也一定会伸出触角浑水摸鱼……

    伊藤漫不经心的双手插兜走在回homra的路上,此时时间渐晚,酒吧里的客人逐渐多起来,伊藤虽然并不是挑剔环境的性格,但是,因为涉及到重要的事,果然还是得谨慎的保证自己状态才行。

    他独自出来散步。

    夏季的夜晚闷热,不过今天在外面走来走去的人却出奇的多,来来往往的全都是身穿浴衣的漂亮姑娘以及她们的男伴们——原因不过是即将举行的神宫外苑花火大会而已。

    伊藤一边坦然欣赏着女性难得的美好装束,一边仗着地利的优势,转进了一条僻静的小路,打算抄近路回去,拉尊出来一起看花火大会。

    虽说只有男性做伴这种事听起来有点扫兴,不过如果对方是尊的话,伊藤还是觉得值得期待……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身姿奇怪站在路灯下,虽然五官清秀、但因为表情扭曲的缘故,让观者看着感觉十分不适的无色之王。

    伊藤不禁稍稍惊讶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从无色之王就位到现在,时间刚刚过去三个小时。

    倒不是对无色首先会选择自己作为目标感到讶异,而是,纯粹从实操层面考虑,三个小时就能查到赤组的所在地并准确到达,这种几乎可以说是完全被精准投放至身边的情况,概率太小了,并不合理。

    但事实偏偏已经发生。

    身体下意识的摆出看似放松实则警惕的防备姿态,伊藤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外表上看,对方还只是个国中生一样的少年,有着漂亮的银色头发、如玻璃般纤细易碎的身躯,只是全身不时神经质的颤抖着,注视伊藤的视线过分笔直以至于让人感到有些癫狂与病态,嘴里还在不停的念着什么。

    没有浪费时间去分辨他那完全已经超出人类语言范畴的、缺少逻辑与必要语意的自言自语,伊藤的目光快速滑过对方的脸、手、衣领、裤脚、以及鞋。

    最后停留在他胸前的制服标记上——是的,如果是镇目中学的学生的话,伊藤想,时间与距离上倒是相符,并且,现在是夏天,对方身上也确实没有远途跋涉后的气味与痕迹。

    只是——伊藤不认为状态如此异常的人类可以进行正常的生活与学习。

    难道是因为刚刚才接受石盘传递的信息以至于造成了思维混乱?谨慎的将这个疑问放在心中,然后他就看到,对面的少年忽然停止了动作,短暂的三秒停顿后,从少年的眼瞳当中,忽然闪现了一道银色的光弧。

    是非常诡异的狐头形状,拖着细长的光尾穿越夜空呼啸而来,与此同时,这疑似生物的光弧,嘴里还发出了癫狂的笑声——“不错的身体,以后就是我的了!”

    并没有对终于听懂对方在说什么而感到庆幸,只是稍微疑惑一下这种东西到底是如何发出声音的,毕竟如果是以光为存在形式的话,它是怎样在光子振动发出声波的同时保持形态不变的呢?

    虽然这种细节非常重要,是日后寻找应对同等类型攻击或异常生物的判断依据之一,可是,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对方看上去来者不善。

    之前在观察时就已经完全准备好的训练有素的身体,在思维还未做出判断之前就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防备的动作——奇怪的光狐刚刚说完台词,即将冲入到伊藤眼前之时,男性的身体周围猛地爆出了银色的光焰。

    因为不确定对方到底属于什么,所以伊藤在最开始,就谨慎的使用了极度的高温作为反击手段——哪怕本质确实是光波也好,但在周围介质都等离子态的情况下,就算是光波也会受到影响,他这样想。

    随之跟上的才是圣域的防卫。

    似乎并未料到会受到如此攻击,在光狐与流窜着电光的等离子体相遇时,它的身形猛地在空气中闪烁一下趋于消散,嘴里发出了长长的惨叫。

    虽然并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但之后伊藤回想起这个夜晚时,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无意义的后悔——要是这个时候,他反应能稍微慢一点就好了……

    然而此时,他满心只是——有效,伊藤在心中冷静的确认道,同时他反应迅速的将覆裹着电光的手伸向了光狐。

    “诚哥?”,身后却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无论多少次,无论什么时候,都仿若可以破除一切时空障碍,直抵心底。

    伊藤下意识的回头。

    夜色氤氲的狭窄街道中,两旁的榉树高大而郁郁葱葱,树下的路灯灯光温柔,将那个发色比灯光更温柔的少年的侧脸,映照的如被人珍重收藏的老照片一样,有种仿若已经超越了时空的永恒感。

    伊藤的动作一顿,随后他的心头猛地泛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快走。”他生平第一次大声说话。

    放弃了以往那无时不刻都保持沉稳的淡定与冷静,伊藤从不知道自己也能这样。

    然而,无色的速度要比他快很多,动作只是一个迟钝的刹那,它就飞速朝着十束所在的方向逃窜而去。

    “嗯?”茶色头发的少年只来得及发出疑问的声音,光狐就已经顺着他的眼睛钻入大脑。

    伊藤下意识的想要跟着冲过去,然而他却看到,平时总是温柔笑着的少年面孔瞬间扭曲起来,他的嘴里一边发出吃吃的笑声,一边将手伸向裤兜。

    他拿出了一把枪。

    伊藤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之前组装的产物,并不需要细想这把枪为什么会在十束手中——因为十束需要独自出门,草薙交给他用作防身什么的之类理由一抓一把,现在最重要的是事实已经如此。

    “呀,竟然是可以杀掉王的好东西。”似乎因为发现了对他来说也算是不错的物品,异常者以一种近乎孩童拆开心爱礼物的亢奋腔调欢呼道。

    “冷静。”伊藤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将目光凝聚在地上,1米、2米、3米……预计是113米的距离,他谨慎的测算着。

    那么,虽然人类目前的百米记录是9秒68,但是对于王权者来说实际上只需要1秒钟的时间就可以。

    只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冲上去制服,那么,无色之王的攻击是否会对十束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伊藤看了一眼悄无声息躺在地上的银发少年的身体,没有呼吸,他初步确认,没机会让他走过去仔细观察,伊藤大脑里一边快速的思考着到底该选择何等策略,眼睛一边看向十束所在的位置——

    明明只是换了一个表情而已,原本看上去如阳光般温暖的存在,现在已经深邃如黑夜。

    他拿着枪,笔直的指向伊藤,脸上满满的都是病态的得意——“杀了你哦~”他嬉笑着说,手指勾动,将要扣动扳机。

    伊藤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动作,即使生命马上面临危险,可他却丝毫没有紧张的情绪,“3、2、……”

    他反而在心里为对方计时,接下来需要用火焰融化子弹,同时,虽然无法确定对方到底会采用何等后续行动,但是,最好的计划依然是,把对方暂且当做有着正常生理机能的人类来看待,那么,在开枪后的那一瞬,就会是它防备心理最脆弱的时刻,如果在那时出其不意的将其制服的话,想必至少有70%的几率会让无色因为下意识的惊慌而逃离十束的身体……

    而70%的可能,已经值得去赌一次了!转瞬间即已制定好妥善的计划,伊藤微曲起双腿开始蓄力。

    然而,对方脸上却转瞬即逝一丝痛苦的表情。

    是十束!伊藤立刻意识到。

    “诚哥……”少年声音低哑,带着剧烈的喘息,他想说些什么,却似乎因为在不停与人争斗着什么的缘故,完全无法继续发出声音,最后只能颓然的闭上嘴。

    然而似乎因为对这种无能为力感到歉疚,他对伊藤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是他惯常的,总是挂在嘴边的“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样满是轻松又充斥着抚慰感的笑容。

    大脑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轰然作响,那些曾被强行掩埋的记忆瞬时一起涌上心头,伊藤的意识稍稍晃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原本指向自己的枪口,颤抖着被转移了方向。

    “不要!”在意识尚未恢复之前,嘴里就已经发出了声音,再也顾不得考虑什么最佳行动时机,身体如离弦之箭一样射向十束所在的方向,然而——子弹射出的火光穿过黑夜映照在眼瞳上打出璀璨的光影,虽然在最终一瞬已经赶上撞歪少年的胳膊,可一切已经来不及。

    整个世界在此倾斜,激射而出的子弹撕裂了少年安详的面容,躯壳被灵魂丢弃的下一秒,被因为动作过猛生平第一次狼狈跪倒在地的伊藤揽在了怀里。

    鲜血洒了满地,猩红的帷幕上,美丽的烟火拖着长长的光尾呼啸着冲向天空,在亡者睁大了的瞳孔中绽放出华丽又盛大的花朵——

    一年一度的,神宫外苑花火大会开始了。

    恍惚中,人群欢呼的声音,遥远的仿若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不过伊藤并未将这件事看的太过严重,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觉得无色之王的提前上线是相对幸运的——能让他在有限的时间里,亲眼鉴定一下这张鬼牌到底如何。

    如果是像先代三轮一言那样的王固然比较省心,但如果新王是如比水流同等模式的恶王,伊藤也有他的运用方式——正好可以用来当做鉴定黑之王的诱饵,毕竟,按照正常的思路,黑之王如果有其他打算,那么,在外面有两个王行动的情况下,也一定会伸出触角浑水摸鱼……

    伊藤漫不经心的双手插兜走在回homra的路上,此时时间渐晚,酒吧里的客人逐渐多起来,伊藤虽然并不是挑剔环境的性格,但是,因为涉及到重要的事,果然还是得谨慎的保证自己状态才行。

    他独自出来散步。

    夏季的夜晚闷热,不过今天在外面走来走去的人却出奇的多,来来往往的全都是身穿浴衣的漂亮姑娘以及她们的男伴们——原因不过是即将举行的神宫外苑花火大会而已。

    伊藤一边坦然欣赏着女性难得的美好装束,一边仗着地利的优势,转进了一条僻静的小路,打算抄近路回去,拉尊出来一起看花火大会。

    虽说只有男性做伴这种事听起来有点扫兴,不过如果对方是尊的话,伊藤还是觉得值得期待……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身姿奇怪站在路灯下,虽然五官清秀、但因为表情扭曲的缘故,让观者看着感觉十分不适的无色之王。

    伊藤不禁稍稍惊讶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从无色之王就位到现在,时间刚刚过去三个小时。

    倒不是对无色首先会选择自己作为目标感到讶异,而是,纯粹从实操层面考虑,三个小时就能查到赤组的所在地并准确到达,这种几乎可以说是完全被精准投放至身边的情况,概率太小了,并不合理。

    但事实偏偏已经发生。

    身体下意识的摆出看似放松实则警惕的防备姿态,伊藤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外表上看,对方还只是个国中生一样的少年,有着漂亮的银色头发、如玻璃般纤细易碎的身躯,只是全身不时神经质的颤抖着,注视伊藤的视线过分笔直以至于让人感到有些癫狂与病态,嘴里还在不停的念着什么。

    没有浪费时间去分辨他那完全已经超出人类语言范畴的、缺少逻辑与必要语意的自言自语,伊藤的目光快速滑过对方的脸、手、衣领、裤脚、以及鞋。

    最后停留在他胸前的制服标记上——是的,如果是镇目中学的学生的话,伊藤想,时间与距离上倒是相符,并且,现在是夏天,对方身上也确实没有远途跋涉后的气味与痕迹。

    只是——伊藤不认为状态如此异常的人类可以进行正常的生活与学习。

    难道是因为刚刚才接受石盘传递的信息以至于造成了思维混乱?谨慎的将这个疑问放在心中,然后他就看到,对面的少年忽然停止了动作,短暂的三秒停顿后,从少年的眼瞳当中,忽然闪现了一道银色的光弧。

    是非常诡异的狐头形状,拖着细长的光尾穿越夜空呼啸而来,与此同时,这疑似生物的光弧,嘴里还发出了癫狂的笑声——“不错的身体,以后就是我的了!”

    并没有对终于听懂对方在说什么而感到庆幸,只是稍微疑惑一下这种东西到底是如何发出声音的,毕竟如果是以光为存在形式的话,它是怎样在光子振动发出声波的同时保持形态不变的呢?

    虽然这种细节非常重要,是日后寻找应对同等类型攻击或异常生物的判断依据之一,可是,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对方看上去来者不善。

    之前在观察时就已经完全准备好的训练有素的身体,在思维还未做出判断之前就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防备的动作——奇怪的光狐刚刚说完台词,即将冲入到伊藤眼前之时,男性的身体周围猛地爆出了银色的光焰。

    因为不确定对方到底属于什么,所以伊藤在最开始,就谨慎的使用了极度的高温作为反击手段——哪怕本质确实是光波也好,但在周围介质都等离子态的情况下,就算是光波也会受到影响,他这样想。

    随之跟上的才是圣域的防卫。

    似乎并未料到会受到如此攻击,在光狐与流窜着电光的等离子体相遇时,它的身形猛地在空气中闪烁一下趋于消散,嘴里发出了长长的惨叫。

    虽然并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但之后伊藤回想起这个夜晚时,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无意义的后悔——要是这个时候,他反应能稍微慢一点就好了……

    然而此时,他满心只是——有效,伊藤在心中冷静的确认道,同时他反应迅速的将覆裹着电光的手伸向了光狐。

    “诚哥?”,身后却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无论多少次,无论什么时候,都仿若可以破除一切时空障碍,直抵心底。

    伊藤下意识的回头。

    夜色氤氲的狭窄街道中,两旁的榉树高大而郁郁葱葱,树下的路灯灯光温柔,将那个发色比灯光更温柔的少年的侧脸,映照的如被人珍重收藏的老照片一样,有种仿若已经超越了时空的永恒感。

    伊藤的动作一顿,随后他的心头猛地泛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快走。”他生平第一次大声说话。

    放弃了以往那无时不刻都保持沉稳的淡定与冷静,伊藤从不知道自己也能这样。

    然而,无色的速度要比他快很多,动作只是一个迟钝的刹那,它就飞速朝着十束所在的方向逃窜而去。

    “嗯?”茶色头发的少年只来得及发出疑问的声音,光狐就已经顺着他的眼睛钻入大脑。

    伊藤下意识的想要跟着冲过去,然而他却看到,平时总是温柔笑着的少年面孔瞬间扭曲起来,他的嘴里一边发出吃吃的笑声,一边将手伸向裤兜。

    他拿出了一把枪。

    伊藤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之前组装的产物,并不需要细想这把枪为什么会在十束手中——因为十束需要独自出门,草薙交给他用作防身什么的之类理由一抓一把,现在最重要的是事实已经如此。

    “呀,竟然是可以杀掉王的好东西。”似乎因为发现了对他来说也算是不错的物品,异常者以一种近乎孩童拆开心爱礼物的亢奋腔调欢呼道。

    “冷静。”伊藤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将目光凝聚在地上,1米、2米、3米……预计是113米的距离,他谨慎的测算着。

    那么,虽然人类目前的百米记录是9秒68,但是对于王权者来说实际上只需要1秒钟的时间就可以。

    只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冲上去制服,那么,无色之王的攻击是否会对十束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伊藤看了一眼悄无声息躺在地上的银发少年的身体,没有呼吸,他初步确认,没机会让他走过去仔细观察,伊藤大脑里一边快速的思考着到底该选择何等策略,眼睛一边看向十束所在的位置——

    明明只是换了一个表情而已,原本看上去如阳光般温暖的存在,现在已经深邃如黑夜。

    他拿着枪,笔直的指向伊藤,脸上满满的都是病态的得意——“杀了你哦~”他嬉笑着说,手指勾动,将要扣动扳机。

    伊藤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动作,即使生命马上面临危险,可他却丝毫没有紧张的情绪,“3、2、……”

    他反而在心里为对方计时,接下来需要用火焰融化子弹,同时,虽然无法确定对方到底会采用何等后续行动,但是,最好的计划依然是,把对方暂且当做有着正常生理机能的人类来看待,那么,在开枪后的那一瞬,就会是它防备心理最脆弱的时刻,如果在那时出其不意的将其制服的话,想必至少有70%的几率会让无色因为下意识的惊慌而逃离十束的身体……

    而70%的可能,已经值得去赌一次了!转瞬间即已制定好妥善的计划,伊藤微曲起双腿开始蓄力。

    然而,对方脸上却转瞬即逝一丝痛苦的表情。

    是十束!伊藤立刻意识到。

    “诚哥……”少年声音低哑,带着剧烈的喘息,他想说些什么,却似乎因为在不停与人争斗着什么的缘故,完全无法继续发出声音,最后只能颓然的闭上嘴。

    然而似乎因为对这种无能为力感到歉疚,他对伊藤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是他惯常的,总是挂在嘴边的“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样满是轻松又充斥着抚慰感的笑容。

    大脑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轰然作响,那些曾被强行掩埋的记忆瞬时一起涌上心头,伊藤的意识稍稍晃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原本指向自己的枪口,颤抖着被转移了方向。

    “不要!”在意识尚未恢复之前,嘴里就已经发出了声音,再也顾不得考虑什么最佳行动时机,身体如离弦之箭一样射向十束所在的方向,然而——子弹射出的火光穿过黑夜映照在眼瞳上打出璀璨的光影,虽然在最终一瞬已经赶上撞歪少年的胳膊,可一切已经来不及。

    整个世界在此倾斜,激射而出的子弹撕裂了少年安详的面容,躯壳被灵魂丢弃的下一秒,被因为动作过猛生平第一次狼狈跪倒在地的伊藤揽在了怀里。

    鲜血洒了满地,猩红的帷幕上,美丽的烟火拖着长长的光尾呼啸着冲向天空,在亡者睁大了的瞳孔中绽放出华丽又盛大的花朵——

    一年一度的,神宫外苑花火大会开始了。

    恍惚中,人群欢呼的声音,遥远的仿若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最新网址:www.botaod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最新章节,[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