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otaodz.com
    (一)

    “为了安娜,你确定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能听出对方语气中明确的否定。

    他的确不是为了安娜。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强行掩饰他现在内心正在崩溃的事实。

    安娜即便是下一任赤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虽然觉得承认并不舒服,但他这次的确是为了周防尊,只是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场面而已。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是比一个周防尊更讨厌的,那就有两个周防尊!

    虽然发色不同,气质也迥异。

    但看到那两张几乎毫无差别的脸,再加上王权者对同属王权者的感知,宗像礼司就知道现在他面前的两个都是赤王。

    一个周防尊还不够吗?

    又来一个!

    强如宗像礼司,居然也无法在第一时间接受这件事。

    不过,他还是强行镇定了下来,看向伊藤诚的目光中有明显的探究,比起熟悉的触须发型赤王,这一只新出现的,除了新出现这点本身就奇怪外,给他的感觉也足够奇怪。

    宗像礼司的视线从头到脚的扫视伊藤诚:与周防尊一样的脸,头发却是黑色的,发型也不同,比起狂放的周防尊,他明显内敛许多,衣服也是扣得一丝不苟的西服,坐在吠舞罗中间,精英气质突兀,但是和他身边的周防尊却能奇妙的融合在一起。这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什么也没说,但偶尔的对视,已经充满了默契。

    比周防尊还要讨厌的家伙。

    宗像礼司很快给了这个人一个定位。

    “是的。”他异常坚定的说道。

    然而,伊藤诚看着他,与周防尊相同的脸上,是完全不同的表情,他明显有一丝笑意。

    这让宗像非常不快。

    随后他所说出的话更让他不快,这个人用一种缓慢而富有条理的节奏说道,“《120法典》第八项第76条,王权者及其氏族成员不得踏足他王领地……第八项第77条,如王权者实有需要,需至少提前一天发出会谈申请……”

    这家伙绝对不是周防尊!

    宗像礼司觉得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掌控。

    周防尊绝对不会把120法典当做一回事,更不要说以此为借口,他只会用武力。

    明明长得和周防尊一样,相似程度就算是双胞胎都达不到,但性格差得也太远了。

    这家伙到底是谁?

    伊藤诚的发言还在继续,并且越加挑战宗像的忍耐力。

    “你可以现在提出申请,亲自前来当面提出的确能显得更有诚意。”

    “明天我和尊会考虑是否接受。”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真是傲慢的家伙。

    被这么一说,原本的确是想回去了解一下为什么会出现两位赤王的宗像礼司,决定不回去了,至少绝对不能这么快回去。

    本来作为目标的周防尊被扔到一边,他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伊藤诚身上。

    伊藤诚看着他,越来越觉得和自己印象中的宗像礼司有差别。不过什么都按照计划走一切顺利固然好,但是出现意外,他也觉得是件有趣的事情。

    *******

    伊藤诚

    21岁

    身高

    京都大学导演系学生,备受期待的天才导演,作品《沉默》获威尼斯电影节银狮奖。

    这些就是刚刚从吠舞罗回来的宗像所查到的东西。

    还有其他的,但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看到那张和周防尊一样的脸印在报纸上,同时旁边还有着几个男明星女明星,甚至配上“n角恋”“男女通吃”等的确非常吸引眼球的标题,他觉得这个世界果然不正常。

    而且更让他崩溃的是,这些并不是他动用r4找到的,是在他自己的房间的桌上有一本笔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有关伊藤诚的一切。

    宗像对自己很了解,所以从这本笔记本上他就能推测出一件事情。

    过去的他认识这个伊藤诚,并且对他十分感兴趣,甚至很有可能……

    好吧,最后那个可能他根本不想去想!

    这个世界太不正常了!

    继续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宗像手里是另一份r4关于伊藤诚的报告。

    这份报告里面的信息也不多,和他自己那本笔记几乎没什么差别,他的笔记里至少还有一些伊藤诚的习惯,而这上面一大片的未知,让宗像觉得这个周防尊的半身、另一个赤王根本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年龄和身高相貌都和周防尊一样,和周防尊一起成为赤王,出生地不详,几年前莫名其妙出现,拥有完整的出生证明,但也都是虚假。

    连血型和生日都没有,上面只有括号,里面写着疑似与另一个赤王相同。

    伊藤诚,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不正常的根源。

    宗像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样超出掌控的东西,当然要清理掉,即使无法清理……宗像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才是最可能的。两个赤王,以他现在的实力确实不可能清理。

    暂时还是不要动吧,目前更关键的是掌握好r4。

    吠舞罗的交锋,已经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难缠的对手。

    另一边的伊藤诚,在送走了新任青王之后,明显陷入思考之中,坐在他旁边的周防尊拿过他面前的清水一饮而尽,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家伙。”

    的确有些莫名其妙,伊藤诚点点头,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那本浅野慎二的,翻了翻,停在一页上。

    继续游戏吧。

    察觉到自己半身明显又要做些什么的周防尊,本有些不耐,但是想到他的目标估计是刚刚那个第一眼看到就讨厌的家伙,也就决定无视了。

    伊藤诚感觉到周防尊的想法,这让他抬起看向对方,周防尊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样的尊也非常可爱呢。

    心里是这样想的,毫无疑问也并没有避着对方的想法,伊藤诚的眼神明显温柔了几分,对着周防尊的面孔露出了一些笑意。

    然而被这么评价的周防尊,却显然高兴不起来,他拧着眉把对方拉过来,压住。

    两位赤王又在不分场合的秀恩爱了,吠舞罗的众人赶紧装作四处看风景。

    (二)

    伏见猿古比,他曾经的下属,或者说是未来的下属r4的no.3。

    虽然身上有不少毛病,但工作能力优秀这一点就足够了。

    目前r4混乱的状况确实需要有人处理,这让宗像礼司没有时间拼图,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他。

    还是把下属找回来吧。

    想到前几天他已经见过伏见,对方还在吠舞罗。

    原来是伏见猿古比自己背叛吠舞罗投奔r4,他只是接纳。

    如今的吠舞罗。

    想到里面那个非常让人讨厌的伊藤诚,宗像觉得如果能把自己曾经的下属带回来,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本来伏见就更适合青色的力量。

    他不会承认他是因为上次在吠舞罗的极度不愉快,所以想看看那个非常傲慢极度自负的伊藤诚被手下背叛会露出怎样的姿态。

    伏见猿古比的确是不喜欢吠舞罗的气氛,如果是在他遇到伊藤诚之前,宗像的这次挖角行动的确很可能成功。

    但他已经遇到了伊藤诚,在伊藤诚提出让他担任吠舞罗律师的时候,他的回答“是”。周防尊并不是他理想的上司,但伊藤诚是。

    还有一点就是,宗像在吠舞罗的初次亮相在伏见心中充满了槽点,所以他果断的拒绝了。

    当伏见把这件事告诉伊藤诚的时候,他只是想明白那位总是做出一些莫名其妙举动的青王这次到底想做什么。

    但是伊藤诚对这件事的回应出乎意料。

    “他邀请你去r4?”

    伊藤诚不是一个喜欢重复他人话语的人,他通常是沉默并有的放矢的,这样的反问让伏见一愣,“是的。”

    “为什么不答应呢?”伊藤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他手上的书已经换了一本,“r4表面上的名称是‘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

    “吠舞罗的律师去法务局熟悉一下业务不是很好吗?”

    “那可是青王的势力!”在旁边听的八田马上就反驳起来了,“我就知道那个青色的家伙不是好东西,居然要让伏见离开吠舞罗!”

    “以前曾经是,不过最近十多年都是黄金之王的……”伊藤诚的话只说了一半。

    但是伏见已经明白他要说的。

    虽然不知道青王邀请他是什么意思,但显然这也是一个机会。

    吠舞罗的确有点小,也过于安逸。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加入r4。”

    完全不知道伏见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八田还以为他这是要离开吠舞罗,咬牙切齿的看着和自己一起加入吠舞罗的好友,一把提起了对方的衣领,“伏见,你要做背叛者吗?”

    伏见看着他,笑着,没有解释。

    伊藤诚看了一眼这两人,“明天就过去吧,现在应该是青王最忙的时候,你去帮帮忙也好。”

    这次八田转过头来要凶伊藤了,虽然对方有一张和他最尊敬的人一样的脸。

    然而草薙终究是不忍心八田无意中得罪伊藤诚,走过来,拍着八田的肩膀,让他把伏见放下来,“八田没听出来吗?伊藤的意见是让伏见去做卧底。”

    虽然草薙也不觉得在r4弄个卧底有什么好的,但既然是伊藤的决定,他相信伊藤的判断。

    “原来是去卧底!”八田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发现自己这副明显在意伏见的样子很不好,扭过头去,底气不足的说,“我还以为你要离开吠舞罗。”

    伏见此时心情非常愉悦,所以……

    “mi→sa→ki↑”

    “都说了,不准这么叫我!”八田和往常一样迅速炸毛。

    邀请伏见的时候,宗像并没有觉得第一次就能说服他。伏见的性格他了解,所以他一边继续处理r4的事情,一边布局准备将这个原本属于自己的得力下属重新挖回来。

    绿王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要不要利用一下?

    当第二天伏见出现在r4,并且被r4的人紧张的围住的时候,宗像很意外。

    伊藤诚!

    他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又是那个世界扭曲的源头做了什么。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连王都难以例外。

    就算知道伏见过来的原因并不简单,宗像也没有拒绝的打算。

    他走到伏见面前,伸出手,“欢迎再次归队。”

    宗像心里还是将伏见当做自己的下属的。

    伊藤诚敢让伏见过来,他怎么会不敢接受呢?

    这是一场博弈,而他接受挑战。

    再次归队是什么鬼啊!

    伏见察觉到这位青王严谨外表下不甚严谨的用词。

    不过他还是握住了那只手。

    希望能教我多一点东西吧!

    但很快,加入了r4的伏见就有些后悔,这里的气氛他也算不上喜欢,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他每天见到美咲的时间减少了很多。

    而且那位青王真的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吗?他身上可是还有赤王的力量!

    把那么多工作都交给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超豪华的办公室,还有时间玩拼图!

    真是讨人厌的上司!

    伏见甚至开始怀念起在吠舞罗的日子,至少足够清闲。

    伊藤诚开始每天花上一些时间和伏见联系,从伏见口中他听到了许多关于r4关于青王的事情。

    情报分析是本能。

    他一边想着怎么通过伏见更好的利用r4的资源,一边在京都大学的图书馆查询宗像礼司最新的借阅信息。

    “真是麻烦你了,非常感谢。”他对着在图书馆工作的女同学露出微笑。

    对方马上脸红着说道,“没关系,能帮上伊藤学长实在太好了。”

    转身之后,伊藤诚的笑就迅速消失。

    宗像礼司已经两个星期没有来了,算起时间是正好是他当上青王的时候,是r4现在的事情太忙,还是有其他原因?

    有点期待你再次来借书的时候了,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宗像礼司。

    (一)

    “为了安娜,你确定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能听出对方语气中明确的否定。

    他的确不是为了安娜。

    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强行掩饰他现在内心正在崩溃的事实。

    安娜即便是下一任赤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虽然觉得承认并不舒服,但他这次的确是为了周防尊,只是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场面而已。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是比一个周防尊更讨厌的,那就有两个周防尊!

    虽然发色不同,气质也迥异。

    但看到那两张几乎毫无差别的脸,再加上王权者对同属王权者的感知,宗像礼司就知道现在他面前的两个都是赤王。

    一个周防尊还不够吗?

    又来一个!

    强如宗像礼司,居然也无法在第一时间接受这件事。

    不过,他还是强行镇定了下来,看向伊藤诚的目光中有明显的探究,比起熟悉的触须发型赤王,这一只新出现的,除了新出现这点本身就奇怪外,给他的感觉也足够奇怪。

    宗像礼司的视线从头到脚的扫视伊藤诚:与周防尊一样的脸,头发却是黑色的,发型也不同,比起狂放的周防尊,他明显内敛许多,衣服也是扣得一丝不苟的西服,坐在吠舞罗中间,精英气质突兀,但是和他身边的周防尊却能奇妙的融合在一起。这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什么也没说,但偶尔的对视,已经充满了默契。

    比周防尊还要讨厌的家伙。

    宗像礼司很快给了这个人一个定位。

    “是的。”他异常坚定的说道。

    然而,伊藤诚看着他,与周防尊相同的脸上,是完全不同的表情,他明显有一丝笑意。

    这让宗像非常不快。

    随后他所说出的话更让他不快,这个人用一种缓慢而富有条理的节奏说道,“《120法典》第八项第76条,王权者及其氏族成员不得踏足他王领地……第八项第77条,如王权者实有需要,需至少提前一天发出会谈申请……”

    这家伙绝对不是周防尊!

    宗像礼司觉得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掌控。

    周防尊绝对不会把120法典当做一回事,更不要说以此为借口,他只会用武力。

    明明长得和周防尊一样,相似程度就算是双胞胎都达不到,但性格差得也太远了。

    这家伙到底是谁?

    伊藤诚的发言还在继续,并且越加挑战宗像的忍耐力。

    “你可以现在提出申请,亲自前来当面提出的确能显得更有诚意。”

    “明天我和尊会考虑是否接受。”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真是傲慢的家伙。

    被这么一说,原本的确是想回去了解一下为什么会出现两位赤王的宗像礼司,决定不回去了,至少绝对不能这么快回去。

    本来作为目标的周防尊被扔到一边,他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伊藤诚身上。

    伊藤诚看着他,越来越觉得和自己印象中的宗像礼司有差别。不过什么都按照计划走一切顺利固然好,但是出现意外,他也觉得是件有趣的事情。

    *******

    伊藤诚

    21岁

    身高

    京都大学导演系学生,备受期待的天才导演,作品《沉默》获威尼斯电影节银狮奖。

    这些就是刚刚从吠舞罗回来的宗像所查到的东西。

    还有其他的,但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看到那张和周防尊一样的脸印在报纸上,同时旁边还有着几个男明星女明星,甚至配上“n角恋”“男女通吃”等的确非常吸引眼球的标题,他觉得这个世界果然不正常。

    而且更让他崩溃的是,这些并不是他动用r4找到的,是在他自己的房间的桌上有一本笔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有关伊藤诚的一切。

    宗像对自己很了解,所以从这本笔记本上他就能推测出一件事情。

    过去的他认识这个伊藤诚,并且对他十分感兴趣,甚至很有可能……

    好吧,最后那个可能他根本不想去想!

    这个世界太不正常了!

    继续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宗像手里是另一份r4关于伊藤诚的报告。

    这份报告里面的信息也不多,和他自己那本笔记几乎没什么差别,他的笔记里至少还有一些伊藤诚的习惯,而这上面一大片的未知,让宗像觉得这个周防尊的半身、另一个赤王根本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年龄和身高相貌都和周防尊一样,和周防尊一起成为赤王,出生地不详,几年前莫名其妙出现,拥有完整的出生证明,但也都是虚假。

    连血型和生日都没有,上面只有括号,里面写着疑似与另一个赤王相同。

    伊藤诚,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不正常的根源。

    宗像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样超出掌控的东西,当然要清理掉,即使无法清理……宗像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才是最可能的。两个赤王,以他现在的实力确实不可能清理。

    暂时还是不要动吧,目前更关键的是掌握好r4。

    吠舞罗的交锋,已经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难缠的对手。

    另一边的伊藤诚,在送走了新任青王之后,明显陷入思考之中,坐在他旁边的周防尊拿过他面前的清水一饮而尽,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家伙。”

    的确有些莫名其妙,伊藤诚点点头,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那本浅野慎二的,翻了翻,停在一页上。

    继续游戏吧。

    察觉到自己半身明显又要做些什么的周防尊,本有些不耐,但是想到他的目标估计是刚刚那个第一眼看到就讨厌的家伙,也就决定无视了。

    伊藤诚感觉到周防尊的想法,这让他抬起看向对方,周防尊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样的尊也非常可爱呢。

    心里是这样想的,毫无疑问也并没有避着对方的想法,伊藤诚的眼神明显温柔了几分,对着周防尊的面孔露出了一些笑意。

    然而被这么评价的周防尊,却显然高兴不起来,他拧着眉把对方拉过来,压住。

    两位赤王又在不分场合的秀恩爱了,吠舞罗的众人赶紧装作四处看风景。

    (二)

    伏见猿古比,他曾经的下属,或者说是未来的下属r4的no.3。

    虽然身上有不少毛病,但工作能力优秀这一点就足够了。

    目前r4混乱的状况确实需要有人处理,这让宗像礼司没有时间拼图,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他。

    还是把下属找回来吧。

    想到前几天他已经见过伏见,对方还在吠舞罗。

    原来是伏见猿古比自己背叛吠舞罗投奔r4,他只是接纳。

    如今的吠舞罗。

    想到里面那个非常让人讨厌的伊藤诚,宗像觉得如果能把自己曾经的下属带回来,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本来伏见就更适合青色的力量。

    他不会承认他是因为上次在吠舞罗的极度不愉快,所以想看看那个非常傲慢极度自负的伊藤诚被手下背叛会露出怎样的姿态。

    伏见猿古比的确是不喜欢吠舞罗的气氛,如果是在他遇到伊藤诚之前,宗像的这次挖角行动的确很可能成功。

    但他已经遇到了伊藤诚,在伊藤诚提出让他担任吠舞罗律师的时候,他的回答“是”。周防尊并不是他理想的上司,但伊藤诚是。

    还有一点就是,宗像在吠舞罗的初次亮相在伏见心中充满了槽点,所以他果断的拒绝了。

    当伏见把这件事告诉伊藤诚的时候,他只是想明白那位总是做出一些莫名其妙举动的青王这次到底想做什么。

    但是伊藤诚对这件事的回应出乎意料。

    “他邀请你去r4?”

    伊藤诚不是一个喜欢重复他人话语的人,他通常是沉默并有的放矢的,这样的反问让伏见一愣,“是的。”

    “为什么不答应呢?”伊藤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他手上的书已经换了一本,“r4表面上的名称是‘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

    “吠舞罗的律师去法务局熟悉一下业务不是很好吗?”

    “那可是青王的势力!”在旁边听的八田马上就反驳起来了,“我就知道那个青色的家伙不是好东西,居然要让伏见离开吠舞罗!”

    “以前曾经是,不过最近十多年都是黄金之王的……”伊藤诚的话只说了一半。

    但是伏见已经明白他要说的。

    虽然不知道青王邀请他是什么意思,但显然这也是一个机会。

    吠舞罗的确有点小,也过于安逸。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加入r4。”

    完全不知道伏见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八田还以为他这是要离开吠舞罗,咬牙切齿的看着和自己一起加入吠舞罗的好友,一把提起了对方的衣领,“伏见,你要做背叛者吗?”

    伏见看着他,笑着,没有解释。

    伊藤诚看了一眼这两人,“明天就过去吧,现在应该是青王最忙的时候,你去帮帮忙也好。”

    这次八田转过头来要凶伊藤了,虽然对方有一张和他最尊敬的人一样的脸。

    然而草薙终究是不忍心八田无意中得罪伊藤诚,走过来,拍着八田的肩膀,让他把伏见放下来,“八田没听出来吗?伊藤的意见是让伏见去做卧底。”

    虽然草薙也不觉得在r4弄个卧底有什么好的,但既然是伊藤的决定,他相信伊藤的判断。

    “原来是去卧底!”八田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发现自己这副明显在意伏见的样子很不好,扭过头去,底气不足的说,“我还以为你要离开吠舞罗。”

    伏见此时心情非常愉悦,所以……

    “mi→sa→ki↑”

    “都说了,不准这么叫我!”八田和往常一样迅速炸毛。

    邀请伏见的时候,宗像并没有觉得第一次就能说服他。伏见的性格他了解,所以他一边继续处理r4的事情,一边布局准备将这个原本属于自己的得力下属重新挖回来。

    绿王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要不要利用一下?

    当第二天伏见出现在r4,并且被r4的人紧张的围住的时候,宗像很意外。

    伊藤诚!

    他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又是那个世界扭曲的源头做了什么。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连王都难以例外。

    就算知道伏见过来的原因并不简单,宗像也没有拒绝的打算。

    他走到伏见面前,伸出手,“欢迎再次归队。”

    宗像心里还是将伏见当做自己的下属的。

    伊藤诚敢让伏见过来,他怎么会不敢接受呢?

    这是一场博弈,而他接受挑战。

    再次归队是什么鬼啊!

    伏见察觉到这位青王严谨外表下不甚严谨的用词。

    不过他还是握住了那只手。

    希望能教我多一点东西吧!

    但很快,加入了r4的伏见就有些后悔,这里的气氛他也算不上喜欢,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他每天见到美咲的时间减少了很多。

    而且那位青王真的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吗?他身上可是还有赤王的力量!

    把那么多工作都交给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超豪华的办公室,还有时间玩拼图!

    真是讨人厌的上司!

    伏见甚至开始怀念起在吠舞罗的日子,至少足够清闲。

    伊藤诚开始每天花上一些时间和伏见联系,从伏见口中他听到了许多关于r4关于青王的事情。

    情报分析是本能。

    他一边想着怎么通过伏见更好的利用r4的资源,一边在京都大学的图书馆查询宗像礼司最新的借阅信息。

    “真是麻烦你了,非常感谢。”他对着在图书馆工作的女同学露出微笑。

    对方马上脸红着说道,“没关系,能帮上伊藤学长实在太好了。”

    转身之后,伊藤诚的笑就迅速消失。

    宗像礼司已经两个星期没有来了,算起时间是正好是他当上青王的时候,是r4现在的事情太忙,还是有其他原因?

    有点期待你再次来借书的时候了,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宗像礼司。
最新网址:www.botaodz.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最新章节,[综]里番男主的正确用法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